烈火英雄 他们的精神正在传承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网络文化 >

烈火英雄 他们的精神正在传承

点击:86330
  

  烈火英雄 他们的精神正在传承

  林火熄灭后,大山再度归于沉寂,但每一个再度踏入森林的人都不会忘记,2019年3月,有一群年轻人曾为保护脚下这片山林奉献青春,用生命践行了“对党忠诚,纪律严明,赴汤蹈火,竭诚为民”的铮铮誓言。

  救火英雄

  “烈火无情,英雄无畏。”国庆节前,已经看过同名电影的王富泉又专门买了一本《烈火英雄》的纸质书。作为四川森林消防总队凉山支队西昌大队四中队的一员,关注消防员的故事,似乎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

  时间倒回2019年3月30日,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突发森林大火,31人因此丧生。其中27人系凉山森林消防支队消防员,他们中年龄最小的不满19岁,年龄最大的也不过39岁。

  “3·30”木里森林大火后,关注、关心消防队员逐渐成为社会共识。进入盛夏后,各地不时会有消防队伍收到外卖员送来的奶茶、零食等爱心补给的新闻,外卖下单者往往会在备注里表达自己对消防员的敬意与祝福。

  他的青春

  27位消防员救山火牺牲

  “快跑!火烧上来了!”

  3月31日零点50分许,凉山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接到任务称,木里县突发山火。两小时后,大队三中队、四中队共43人赶赴火场。

  四中队指导员胡显禄介绍,“3·30”木里森林大火是西昌大队今年连续扑救的第14场火灾。31日凌晨接到紧急驰援木里的命令后,自己和队友一行人经过6小时的摩托化行军,于上午8点左右抵达火灾发生地雅砻江镇立尔村。“火场平均海拔3550米以上,坡度80度左右,沟谷纵横交错、地势异常险峻,火场5个火点为中低强度地表火。我们攀爬的山路崎岖狭窄,最窄处都不到30厘米,左边就是陡峭的悬崖,背负10至25公斤灭火装备的我们只能紧紧贴在右边行走,还要牢牢地扶住山壁,让开进显得非常困难。再加上高原缺氧,不少队员爬了不到一半路程,额头上就挂满汗珠。”

  此后又经过了长达8小时20分钟的艰难跋涉,火线出现在眼前。“在外线火得到有效控制后,我们发现位于谷底还有两个烟点,如果不及时处理,在大风作用下很快会形成新的火头,不仅会烧毁当地老百姓重要经济来源的松茸山,燃着的松果还可能滚落下方引燃山林,威胁所有灭火队员的人身安全。随后,在现场负责指挥的地方有关领导召集我们开了个碰头会,研究确定了行动方案。就在我们十人先遣组迂回接近烟点时,却突然发生了林火爆燃。”胡显禄说。

  四中队三班副班长赵茂亦回忆,林火爆燃的瞬间形成巨大的火球和蘑菇云团。一切发生得太快,“我听见指导员胡显禄在一旁声嘶力竭地吼着‘快跑!火烧上来了!’可是,在坡度接近80度又布满乱石、倒木的山坡上,跑又谈何容易。”

  他介绍,发现爆燃后不到10秒,背后就传来了树木爆燃的“轰隆”声,紧接着就是直扑而来的热浪,“我知道火已经追上我们了,抬头看去,一根直径1米多的倒木阻挡了逃生的路。在我刚爬过去的瞬间,大火随之将倒木吞噬,此时身后的6名战友也不见了踪影。”

  27个年轻人

  在“3·30”森林火灾中,27名消防员和3名地方工作人员永远地留在了大凉山。

  赵万昆入伍已经19年,在战友眼里,无论大小火情,赵万昆都亲力亲为。“3·30”大火中,身为教导员,赵万昆和往常一样最后压队,最终避让不及遇难。

  23岁的刘代旭入伍4年,这个身高1.91米的大男孩从不吝于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的生活。“余生还长,何必慌张”是他曾经的“许诺”,如今再也无法兑现。

  李灵宏今年22岁,但入伍已经6年,是名年轻的“老兵”。

  代晋恺是家中独子。他说,战友们负责冲锋陷阵,他负责还原现场。3月31日上午9点多,他在海拔2000多米的山上发出一批现场图片后,继续往海拔4000多米的火场前进。最终,大家没能等到火场照片,却在牺牲人员名单里看到了他的名字。

  蒋飞飞入伍已是第八年,他的婚期原本定在今年国庆节期间。

  张浩与蒋飞飞同龄,朋友圈封面是他和妻子的婚纱照,而下方就是他深夜出发前往木里火场的动态。

  高继垲多才多艺,除了会吹口琴,还会打架子鼓。

  赵永一爱弹吉他、爱唱歌,读书时还养了几只小白兔。

  孔祥磊,战友们都喊他“老孔”,也是大队里出了名的文艺青年。他的朋友圈定格在3月30日,那天他发布了一段10秒视频。视频中,老孔坐在桌前,抱着吉他、半露着脸,悠闲自在地弹着一支小曲。

  赵耀东,原计划今年9月退伍后继续上大学。

  郭启,2017年走进军营时曾和朋友约定,等他回来一定要不醉不归。

  汪耀峰高考后主动报名参军。在和母亲谈及参军时,他曾许诺:“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当逃兵!”

  查卫光小名“六发”,在当地方言里,“六”读作“陆”,很吉利。六发说,以后要和哥哥一起,挣到钱,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

  孟兆星家是甘肃金昌下四分村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在姐姐眼里,孟兆星很懂事,每次回家都会给父母带礼物。

  幸更繁在2015年初次征兵时没有通过体检,等待第二年机会期间,因为家庭实在困难,他去了县里一家餐馆打工,赚钱贴补家用。

  王佛军,2000年7月出生,生前他总说自己太调皮,想在消防队好好“改造”一下。

  丁振军3月23日刚开通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3月24日,他发出第一篇文章《凡是过往,皆为序章》,讲述了自己的参军梦。他说,喜欢现在像“火一样的日子”。

  徐鹏龙3月28日曾和母亲视频聊天,因为一连3天灭火,徐鹏龙没说几句话,“他说自己太累了。”

  张帅是山东临沂人,2017年入伍。他的入伍通知书一直放在父亲的床头,父亲每天睡觉前都要看上两眼。

  康荣臻,每次执行完救火任务就会发一个朋友圈,向家人报平安。

  古剑辉的父亲回忆说,孩子经常给家人打电话,但很少提起自己的工作,“就是叫我们吃好喝好,不要担心他。”

  唐博英这次出发前,刚刚结束上一场的扑火任务。任务执行了3天3夜,但跟母亲“汇报”时,唐博英只轻描淡写地说,“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把火扑灭。”

  程方伟很少跟家里提及工作的危险,也从不跟父母吐露具体任务情况。

  周鹏今年8月就可以申请探亲假了。他曾说有了女朋友,8月份要带回家给父亲见见。

  张成朋有一个暗恋三年的姑娘,他将女孩灿烂的笑容藏在心里,表白的话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陈益波曾计划,9月 “回家看看父母、哥哥还有两个侄子。”

  杨瑞伦在3月31日凌晨出发前往火灾现场前,发布了一条“说说”。他截取的地图页面中,曲折的绿色线路以营地为起点,一直蜿蜒至木里县的终点,“出发,深山老林,走起。”

  时代影响

  烈士所在集体获得多项表彰

  “3·30”森林火灾当天,西昌森林消防大队四中队四班队员王富泉被安排在营地站岗,没有上山,但大火留下的印记,同样也深深印刻在他的心里。

  “3·30”森林火灾发生后,王富泉所在班的5名战友牺牲。他回忆,知道战友们遇难是在4月1日,当天他和其他留守营地的战友被管理员集合起来,随后得知这一消息,“忘了当时是什么心情,每个人都回到班里偷偷地哭。”王富泉说,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自己和战友也多次接到任务去处置火情,从来没有过人员伤亡的情况。这一次送大家出发的时候,也从未想过这可能就是永别,“我不想他们成为英雄,我想让他们回来。”

  有同样愿望的还有四中队原中队长张浩烈士的妻子张越。张越说,3月31日凌晨,她接到丈夫打来的电话,说是要去木里灭火,“我一再叮嘱他要注意安全,他说‘没事,我很快就回来’。这些年,他每次出任务无论多晚都会给我打一个告知电话,每次任务结束都会打一个平安电话,这成了我们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这些简单的话语让我很安心、很踏实。”

  4月1日,有消息称凉山州木里县森林火灾有扑火人员失联。张越说,知道有队员失联后,曾无数次暗示自己张浩不会有事,但遗憾的是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想不到,31日竟是我们最后的一次通话。”张越说。

  根据凉山州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布的遇难者名单,“3·30”木里森林大火中,凉山森林消防支队共27名消防员不幸牺牲。其中除西昌大队教导员赵万昆是80后外,24人系90后,还有2人为00后,年龄最小的王佛军还不满19岁。

  今年5月,凉山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先后被共青团中央、共青团四川省委表彰为“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全国五四红旗团支部”“四川省青年五四奖章集体”“四川省五四红旗团支部”。

  颁奖仪式上,胡显禄等亲历者代表再次接受媒体采访。不少人担心一次次地提及那场大火,会不会对幸存者造成二次伤害?

  对此,四川森林消防总队凉山支队政治委员颜金国在颁奖仪式上这样回答:“27名烈士虽然离开我们已经几个月了,我却时常在梦中听到他们那洪亮的声音、看到他们那熟悉的面容。作为老兵、作为兄长、作为一起战斗过的兄弟,我不想站在这里再勾起那些伤痛的回忆;但作为政委,我又很想站在这里,跟大家讲讲他们的英雄故事,通过英雄群体的缩影,展示森林消防队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忠实履行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维护社会稳定职责使命的伟大与光荣。”

  光阴故事

  “火场从来就不是懦夫的战场”

  大山不会因为年轻人们的离开,就不见火星;森林消防的任务也不会因为战友的牺牲,就不再出现。“3·30”木里大火后,凉山森林消防支队的队员们很快就再次投入到了日常训练、任务扑火的生活节奏当中。

  王富泉在国庆节前买了一本《烈火英雄》的纸质书。在此之前他已经看过同名电影,这次又专门买了书,打算认真读完。事实上,在《烈火英雄》电影上映后不久,希望能够将“3·30”木里森林火灾的扑救经历拍成电影的呼吁声也一直不绝于耳,但王富泉说,自己并不希望战友们的故事被搬上银幕,因为“哪怕是假的,也不想再发生一遍”。

  四川森林消防总队凉山支队政治委员颜金国介绍,4月6日17点,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火场发生复燃。接到任务,木里大队、直属大队99名指战员重新回到战友牺牲的火场。木里大队五中队一班班长王二强说:“火场从来就不是懦夫的战场,我们永远是一把上得去、打得赢的灭火尖刀。”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统筹/池海波

  摄影/本报记者 郭谦

顶一下
(90730)
踩一下
(91334)
------分隔线----------------------------
------分隔线----------------------------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